您好,今天是2020年02月28日星期五   
本站搜索
Baidu

对话三位新冠肺炎痊愈者:真想呼吸一下外面的新鲜空气

滨海高新:www.022china.com  时间: 2020-02-28 12:37:16


目前,JBO体育新冠肺炎治愈患者已经达到102人。

  2月27日,JBO体育市海河医院又有6名新冠肺炎患者治愈出院。目前,JBO体育新冠肺炎治愈患者已经达到102人。昨日,记者对话三名新冠肺炎痊愈者,他们中有曾经的重症患者,经过25天治疗重获新生的;有因为感染和老伴住在一间病房,共同治愈出院的;还有积极配合治疗,痊愈后捐赠血浆的年轻人。

  发病

  都有过湖北工作旅行史

  一向身体健康、几乎没去过医院的李淑琴(化名),怎么也没有想到,这次“感冒”会病得这么重。今年67岁的李淑琴在武汉一家公司工作,1月14日,身体硬朗的她觉得头痛、浑身无力,想到公司的厨师前些天就是这个症状,她怀疑自己被传染上了感冒。在当地的药店买了药服用后,却一直没有好转,症状反而越来越重。此时,她还没有意识到自己所面临的危险。1月17日,李淑琴乘飞机回到JBO体育准备过年,当天夜里,难受得一夜没有合眼。第二天,李淑琴的儿子买来了另一种感冒药,但吃下后她的体温仍然高达37.9摄氏度。眼见着自我治疗无效,1月20日一早,李淑琴来到市人民医院就诊。当医生得知她从武汉归来,又出现了发热、咳嗽等症状,立即把她带到了发热门诊。随后医生通知她确诊了新冠肺炎的消息后,李淑琴也随着病情的加重,一度甚至想到了死亡,这次,她真害怕了。

  与李淑琴的情况相似,今年61岁的陈芳珍(化名)同样是在湖北遇上了“密切接触者”。从去年年底开始,一直在津照看孙子的陈芳珍回到了湖北老家,照顾生病的母亲。1月21日, 陈芳珍去湖北老家镇上的菜市场寄快递,想到只要5分钟的路程,她就没有戴口罩。在进入菜市场大门时,陈芳珍与一名同样没有戴口罩的中年男子擦肩而过,“我开门出去,他推门进来,他打了一个喷嚏,直接喷到我脸上了。”陈芳珍回忆说,也许就是这么一个过程,让她感染上了新冠肺炎。在被儿子接回JBO体育后,陈芳珍和老伴先后被确诊为新冠肺炎患者。

  谈起自己被感染新冠肺炎,今年29岁的刘磊(化名)到现在都觉得有些“不可思议”,因为他觉得病毒根本不可能找上他,不仅由于自己年轻,而且身体也非常健康,前些年的流感或者感冒都与他无缘。原籍JBO体育的刘磊在武汉一家公司上班已经两年了。去年年底,刘磊在上下班的时候就戴上了口罩。1月21日,刘磊从武汉回到JBO体育父母家中,准备与家人一起过春节。可是回津当天,他就感觉自己有头痛和咳嗽的症状,嗓子也开始不舒服。1月24日,刘磊来到离家最近的发热门诊就诊。由于他有武汉旅行史,而且也出现了流行病学特征,刘磊立即被值班医生隔离观察,并且进行核酸咽拭子的检测,被确诊为新冠肺炎患者。

  住院

  经历了人生中最难受的一段煎熬

  据李淑琴介绍,住进海河医院后,起初疾病带给身体的痛楚,要远远大于心理上的,她体会到了“这辈子都没有过的难受”,全身没有一点力气,只能躺着,自己无法换姿势。稍微一动,就会咳嗽,她被诊断为重型新型冠状肺炎后,用尽力气重复着一句话:“我不想活了!”

  那段时间里,李淑琴的脑子里想到的都是死亡,无论医院如何变着花样地送饭菜,她一口也吃不下去,一心想着:“我不怕死,只要死了就不会这么痛苦了。”因为穿着隔离服,她不知道医生、护士的样子,只记得每天很多人过来劝她,让她不要害怕,一定会帮助她渡过难关。

  1月31日晚,陈芳珍被连夜送到海河医院入院治疗。“我进海河医院的时候,就是普通型,不咳嗽,不打喷嚏,体温也不高,一直在37.5度以下。”陈大娘介绍说,她在海河医院住了半天的单间,老伴就被送了进来,两人住进了一间病房。回想起在海河医院接受治疗的日子,陈大娘表示,第一个星期是让她觉得最难受的。“就是2月6日、7日、8日那3天,我就觉得头疼、不想吃东西、喉咙发苦。”陈大娘说,当时她还跟护士讲,送饭时就不要米饭了,来点粥就行,多了她也吃不了。

  1月26日晚,刘磊和另外一名被确诊的患者一同被120急救车送到海河医院救治。住进医院后,刘磊每天的作息非常规律,早晨7起床,洗漱完毕,8点吃早餐,早饭后,开始雾化治疗和吃药,中午吃完午饭后,下午接着做雾化治疗,然后做仰卧起坐锻炼身体,晚上吃完晚饭后,大概10点以后睡觉。

  住进医院后,刘磊对家人非常想念,他说由于自己这次回家,导致他父母和姐姐一家都被送到集中隔离点进行隔离观察,心里总有些不放心,每天下午,他都会跟姐姐通电话,询问姐姐一家和父母的情况,听到姐姐说父母和她们都没有什么事情,心里才会好受一些。刘磊说,姐姐跟他说得最多的就是,让他在医院好好治疗,配合医生诊治,不要惦记她和父母,有她在父母不会有任何事情。

  除了与父母和姐姐沟通,刘磊每天也会跟自己的女朋友联系,刘磊说,他的女朋友是他在大学期间认识的,与他同在武汉工作,幸运的是她没有被感染上新冠状病毒肺炎,“女朋友每天跟他聊天的时候,都会跟他说一些高兴的事情,让他心里不会太害怕。”刘磊说,女朋友在他刚住进医院的第一天晚上,跟他通了一个多小时电话,鼓励他不要有任何顾虑。


摄影记者 王倩

  痊愈

  身体和心灵的一次重生

  在治疗期间,李淑琴有一次想吃“放了葡萄干的面包”,海河医院的医务人员听说后,马上出去购买。当时正值春节期间,很多店铺都关门了,最后在一家小超市内买到了。“看到大家为了我这么努力,我想一定要努力战胜病魔。”李淑琴说,她吃了两个小面包,里面的葡萄干不仅甜在嘴里,更是暖在心田。

  经过治疗,李淑琴的身体一天天地好转,住院第五天的时候,她可以坐起来了。医生走进病房时特别惊讶,大家对视后都笑了起来。李淑琴觉得自己从没有被人这么无微不至地照顾过,看着医生、护士穿着隔离衣、戴着手套很不方便,就想着能减轻些他们的工作量。

  “别看我60多岁了,学习能力还是挺强的。监控仪上面的按钮,哪个测量血压,哪个监控心脏,我很快就学会了。简单的操作,我就自己上手。”李淑琴开始用微信和心理医生交流,每天和家里人通电话。想到最困难的时候,她怕家人担心,给武汉的同事“交代后事”,把单位的事情都安排妥当,现在觉得“活着真好”。出院前,她录制了一首诗《武汉不哭》,纪念25天后自己的重生。

  从第二个星期开始,陈芳珍开始增加了输液治疗,这段时间她的病情有了明显好转。“我记得2月9日开始,我吃饭就好多了,基本上每一餐送来的饭都能吃光了。”陈大娘说,每顿饭医院还给送水果,像橘子、香蕉、苹果和小西红柿等,都让她感到非常温暖。

  住院治疗期间,唯一让陈大娘感觉到害怕的就是打针和输液。“我40多年都没输过液、打过针,在连续输液一个星期后,手都青了。”陈大娘说,跟战胜病魔相比,这些痛苦在她看来,都可以扛过去。

  大概有20多年,她和老伴也没在一起呆过这么长时间,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,却让他们有了意想不到的相处时间。

  全家返回武汉,回来后只有她和老伴被感染了,陈芳珍特别庆幸儿子一家人没被感染。“我儿媳妇是医务人员,我们从武汉回来后,我一有发热症状,就自己睡在楼上的阁楼了,吃饭都是老伴给我送到门口,连我想丢个垃圾,他们都不让我出来。”陈大娘表示,在家里的万分小心,让家里其他人躲过了这场疫情,这让她觉得很欣慰。

  进入2月份后,在医护人员的精心治疗下,刘磊的病情有了明显好转,并且通过做的几次核酸咽拭子检测,结果都是阴性。CT照片也显示病情好转。当医生告诉他这个好消息时,刘磊差点从床上跳起来。2月4日,根据相关的检测,刘磊达到出院的标准,成为本市第二例出院患者。刘磊说,当他从医院的大楼里走出来时,真想摘掉口罩呼吸一下外面的新鲜空气。

  在恢复期间,刘磊偶然得知国家发布的第6版治疗方案中,新冠肺炎治愈患者的血浆可以有一定的治疗效果,他随后联系了海河医院、血液中心等地方,2月19日,他在海河医院献了400CC的血。(新报从竹 李文博 孙瑜

来源:每日新报 责任编辑:苏拉
53K
4
5
6
7
8